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关于捻、回搞到洋枪洋炮的瞎猜果然是真的,黄俄败类!

九局下半两出局:

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十分困扰我,在十九世纪中后期的军事技术条件下,没有洋枪洋炮,光凭刀矛等旧式武器,回、捻决不可能跟战斗力极强的湘淮军(当时左宗棠征西军的战斗力,有大量西方间谍、传教士、外交人员的记录加以证实)战斗十几年之久,而且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都曾经多次明确提及捻军、回军装备大量洋枪洋炮,武器精良。


建国后近代史书乃至《剑桥中国晚清史》都口口声声称捻、回洋枪洋炮都是从官军手中缴获的,但这绝不可能,首先官军中装备较精良洋枪洋炮的就只有淮军,新湘军(曾国荃复出任湖北巡抚后新建的部队,彭毓橘军等),霆军、新楚军(左宗棠就任陕甘总督后新建的援陕军)等。其他的皖军豫军东军乃至僧格林沁的队伍都没多少洋枪洋炮,否则陈国瑞也就不会在济宁长沟去抢劫铭军的洋枪了(后来又抢过一次左宗棠楚军的洋枪,但那次事情没闹大)


而这几支部队,只有淮军郭松林部伤亡比较大一次伤亡了几千人,张树珊部伤亡了几百人,刘铭传部在著名的尹隆河之战伤亡千余人,根据薛福成记载损失洋枪四百杆(尹隆河之战霆军的战后详细统计只死了百余人),湘军彭毓橘在六神港伤亡几千人,是比较大的损失,加起来能丢多少支洋枪?撑死万把条。


而在陕甘,本地官军本来就没有多少洋枪洋炮,都缴了也形成不了什么战斗力。新楚军入陕之后虽然多有小败但还真没大败猛丢过军装子药。


所以单靠缴获形成强大战斗力,不可能,枪炮可以缴获,子药还能总缴获?官军出队还带着军火库等着你端?左宗棠为了筹军火愁都愁死了,一线部队子药根本就是不足的。


所以到底他们的枪哪来的?我之前跟军事爱好者聊天,瞎YY了一个遥远的军火通道,俄罗斯远东到海参崴然后走朝鲜穿过东三省经过察哈尔归绥,从归绥榆林进入进入回军(这个路线是看网上关于北朝鲜的“逃北者”逃跑路线YY出来的)。YY沙俄对于回族叛军的操控,然后《另一种历史》小说中的忠烈学堂也就是侦察兵学校的设想,最初也是针对这个YY,大概构设了程学启利用这个通道派遣谍报人员反过来打入俄罗斯,在俄罗斯远东捣乱的这么一些天马行空的猜想。



然后我发现这些YY其实完全都是真的,左宗棠早就汇报了,只是国内史学家选择性失明!



出自岳麓书社《左宗棠全集·奏稿四》同治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归化城,即呼和浩特老城;绥远城,即呼和浩特新城。


金积堡,今宁夏吴忠金积镇,回族叛军的老巢


董志原,回族叛军当初起事聚义处,,在甘肃省最东部的庆阳市,距离陕西延安很近,而延安以北就是榆林乃至通往包头、呼和浩特的塞外通道。


简单用谭其骧的中国历史地图集说明一下这几个地点的地理关系



所以事实很清楚了,很确定的一点是,陕甘的回族叛军拿的真金白银购自蒙古的洋枪洋炮,而不是所谓的缴获官军武器。


蒙古有军火厂吗?能生产现代化武器吗?没有,蒙古的武器是内地输送的吗?不可能,内地的洋枪洋炮自己都严重不够用,上海上岸一批湘淮军抢购一批。


所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沙皇俄国,对蒙古分离主义倾向经略已久,民国甫一成立立即策动蒙古独立就是铁证,在武装走私环节上,蒙古已经是透明的,所以是俄罗斯军火在源源不断接济回族叛军乃至西捻军。


这个故事,是不是跟契卡贝利亚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异曲同工差不多呢?

评论
热度(4)
  1. 卡弗卡夫卡九局下半两出局 转载了此文字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