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Jason Todd】救赎(短篇完结|brujay纯亲情)

榕蔚:

救赎


CP:无cp,全篇brujay纯亲情


梗概:Jason决定原谅自己,Bruce决定找回自己离家的孩子。


注意:这里的桶是一只黑发(染的)绿眼桶,开始黑发蓝眼的描写是因为Jason在法律意义上是一个死人,所以他要易容。故事背景发生在Damian回来后。


关于阿卡姆疯人院的一切描写都是我的私设。


 


哥谭 阿卡姆疯人院 


阿卡姆疯人院的墙壁和地板是清一色的惨白,会见室里面用一面完整的隔音玻璃分割成了两个世界,两边各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黑发蓝眼的白人男子安静地坐在会见室里,注视着玻璃另一侧的病人。


亲情会见室,男人对这个名字嗤之以鼻,怎么不叫温馨小屋。


“那么,”皮肤苍白的病人率先拿起电话,“是我的粉丝来拜访我咯?”


男人没有接起电话,依旧只是注视着病人。


“哈哈,多么深情的凝望啊,男孩儿,”病人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我见过你,我们有一段历史,对不对?不,不,不要告诉我答案,我享受破案的过程,只是需要一点点线索……”


大雨倾盆而下,闪电嘶吼着袭来,仿佛要撕裂天空。在闪电掉下来的那一刻,白光把两个人的脸庞照耀得苍白。


男人拿起了电话,微启嘴唇。


“不,不!”病人怪叫起来,“不要剧透!我马上就要想出来了!瞧瞧,线索……哦,线索,黑发碧眼!”雷声掩盖住了他歇斯底里的笑声,只剩下一个狰狞的笑脸。


男人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他在雷声中清晰地说出了第一个单词:“Joker。”


Jason曾经有个爱好。如果他洗澡的时候是个雨天,他很乐意选择在浴缸里多享受一会儿,而不是用淋浴迅速结束清洁。Jason喜欢在浴缸里听雨,有时,他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就好像自己要融化在雨里,同他们一起坠落,一起跳入哥谭的土地里。哥谭的土地总是散发着烟草味、皮革味和些许血腥味,但微雨的时节的哥谭会特别仁慈,让你嗅到几丝被埋藏在辅修土地深处的芬芳。Jason会微启窗子,让那缕芳香钻入他的鼻腔。


后来,他花了数年去体验哥谭泥土深处的生活。


再后来,他开始痛恨下雨,因为哥谭的每一场雨,都有可能把他溺死。


“谜底揭晓!”joker激动地张开双臂,恨不得隔着玻璃拥抱Jason,“我就知道你会来见我——不择手段地来见我!我的男孩儿,我的小鸟,怎么换成黑发蓝眼了?这样是为了讨好你的甜心爹地吗?哈哈哈哈哈。”


父亲。


这个字眼令Jason的胸口泛出了一股酸涩。


他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Bruce。他叫过他老家伙、老蝙蝠、B、搭档,但是没有过这个。


 


“我来找我的儿子,”Bruce推了推眼镜,向农场主递上一个微笑,“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争执,他一气之下从哥谭跑到了这里。”


农场主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他相当热情地递给了Bruce一杯红茶。“父亲和儿子总是会出现沟通问题,但是亲情总是获胜的一方!现在说说你儿子的特征吧,我想我能帮上忙。”


Bruce把红茶捧在手里,认真的措辞:“黑发绿眼,身高大约一米八三……我不太确定,我们太久不见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儿发育得总是很快。但是他的眼睛是很漂亮的绿色,就如同他的母亲。”


农场主歪头略一思索,不太确定地开口:“似乎有这么个男孩,请问您姓?”


“Todd,”Bruce微笑,“我叫Bruce Todd,我的儿子叫Peter Todd。”蝙蝠洞的资料显示Jason在洛杉矶租车时使用的证件上写的就是这个名字。


农场主拍手大笑:“我就知道是Peter这个小伙子!没错,他是两个周之前来的,一直在我的农场帮忙。你说绿眼睛的时候我就想到他了,姑娘们爱他的眼睛。”


“当然,当然。”Bruce微笑着附和。


 


“我没有讨好他,”Jason道,“我不会去讨好任何一个人。”


Joker猛然向前冲,把脸贴到玻璃上。“是的,你没有讨好任何一个人!在你和我——还有那些撬棍——一起玩耍时,是不是你在打滚时大叫‘放我走,Mr.J,哦,我错了,我应该当一只听话的小鸟’?是不是?是不是?显然不是!”他浑浊的眼珠转来转去,将Jason全身打量了一遍,“我的小鸟长大了,这太好了!我上次见面时就该这么说了。你让我感到欣慰,你打击罪犯的手法,那么直接,那么残酷!你杀了他们!我创造了这么完美的罗宾,我多么棒!不想击个掌吗?”说着,他将自己的手掌也贴到了玻璃上。


Jason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只苍白的手,下一秒,他又看到那只手高举着撬棍,恨恨地敲打着蜷缩在地上的那个孩子。这个疯子在教训那个孩子,那个不听话的小孩。撬棍每一次抽打在那个孩子身上,他的身上就有相应的一处隐隐作痛。拉萨路池的水洗去了他的伤痕,但除不去那些烙印。


它们烙在了他的骨子里,印在了他的灵魂上。


Joker把自己重重地摔回椅子里,擦拭着笑出来的眼泪:“你是来接我出去的么?像上一次一样,你、我、老蝙蝠,再来一次完美的全家福?这次你要等等了,我要问哈莉借个相机,我敢打赌你这个粗心的小男孩没有准备。”


“你知道,他们上次画家族画像没有叫我,”Jason淡淡地抛出了一个话题,他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在哥谭的某个角落里朝几个渣滓的身上开枪,而不是坐在这儿,和joker像个老友一样谈论他们家族的事,“事后,我的兄弟中有人告诉我,我在法律上还是一个死人,他们不能让我出现在外人面前。但我知道这都是鬼扯。”


“你引起我谈话的兴趣了,小鸟,”joker吹了声口哨,双腿交叉搭在身前的桌子上,“现在开始谈话吧,向你的Mr.J倾诉吧,我的男孩儿。”


Jason没有理会joker念“男孩儿”时那种恶心的口气,他知道自己必须说下去,必须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因为雨又下大了。


暴雨拍打着窗户,像是要淹没一切。冷风从窗缝中钻了进来。


“我曾经死了,拜你所赐,”Jason感觉到自己之间的温度在一点点流逝,“我清楚地记得我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内,我所有的感受。那个时候,我才是死了。我的家族接受了我的死亡,也放下了我的死亡。他们向前走了,然后,他们‘惊喜’地发现我又出现在他们前面的路上。”


“他们接受了我的死亡,”Jason又重复了一遍,“但没有人接受我的复活。”


 


农场的生活让Jason感到惬意轻松。洛杉矶是个火热的城市,它永远精力充沛。不过两个周,Jason就已经陶醉于洛杉矶夜间的狂欢,即使农场繁重的农活儿,也无法搞砸他的心情。


更不用说他在冲完凉水澡后发现的冰箱上的纸条了——“去喝一杯吧,老地方,Lisa。”Lisa和她的城市一样热情,令他无法拒绝。


但是,当Jason出现在酒吧时,他看到的却是Lisa攀着另一个黑发男人的胳膊交谈甚欢。Jason发誓自己想挥出一拳的原因不是Lisa当着他的面给他戴绿帽子——毕竟他们连关系都没有确立,他想揍那个男人的原因,仅仅是,他天杀的和Bruce Wayne长得一模一样!


“Peter!”Lisa发现了他,“快来!”


Jason转身就要走,Lisa却快步穿过人群,拽住了他。“Peter,”她用甜甜的声音撒娇,“我不知道你还是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呢,你必须见见Mr Todd。你老爸有趣极了!”


是啊,Bruce Wayne嘛,他的超能力就是让所有女人心花怒放。但是见鬼的,Mr Todd是什么?


Jason可以挣脱Lisa的手臂并在半个小时内逃出这座洛杉矶的小镇,但他不能放任自己两个周的努力打了水漂,而Bruce正在用“我们得谈谈”的眼神瞪着他。


得了吧,好像哪个当过罗宾的人会被蝙蝠侠的眼神吓到一样。


Jason只能任由Lisa把他拉到Bruce面前,无奈而又愤怒地瞪视Bruce。


你总得先交出剧本吧,老家伙。


“Peter,”Bruce开口了,语气和眼神都无比真挚,“我没想到赛琳娜的存在让你感到这么不适。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她,我们回去后,我会让她离开。”


哦,所以我现在是一个因为父亲给我找了继母就闹别扭的问题少年,Jason心道,赛琳娜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行了吧,老家伙,”Jason恶狠狠地开口,而这种口气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你自己的事,滚回你的哥谭。”


Bruce的眼中闪着悲伤。“别这样,Peter,我们是一家人。”


Jason真的挥出一拳,正中Bruce的鼻梁。


去他妈的蝙蝠侠,去他妈的家人,Jason心想,我他妈现在是个问题青年,我有权揍我“爹”。


于是他又揍了Bruce一拳。


 


“一出家庭伦理剧,哈?‘爸爸再爱我一次’,你没有给那些蝙蝠们一人一拳吗?”joker夸张地打了个哈欠,“这就是你给自己弄了张假脸来见我的原因?来点有趣的!有鲜血和尖叫的!”


“那抱歉你要忍受这种无聊很久了,”Jason道,“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


结束这一切,有一个声音在Jason心中呼喊,你得结束这一切,就在今晚。


“我没有时间给他们一人一拳,因为你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你又一次搞乱了我们的生活,”除了Bruce,我给了他很多拳,“没人喜欢你的笑话,joker。”


“所以你们又把我关了起来?哈哈哈,你的靴子里是不是藏了一把装满子弹的手枪,比并且想要在我头上开一个洞?来吧,就算隔着一个防弹玻璃也不会扫兴,让我们干点有意义的事!”


Jason的确想给他一枪,而那个防弹玻璃也的确不是什么难题。但他不杀人,不会在今天,不会在这里。他要先结束一切。


“长久以来,你让我感到痛苦和愤怒,我沦为和你一样的人,但我今天想明白了,你并不是我们家族排斥我的原因,”Jason注视着joker眼中的疯狂,“你从来都不是这个家族不接受我的原因。”我自己才是。


“蝙蝠侠视我为他的错误——”


“当然,他就是这样的人!”joker暴躁地打断Jason的话,这种“谈心”模式让他有些厌烦,“想要把惩罚都揽到自己身上,最后却惩罚了所有亲近他的人,哈哈哈哈!”


“——我没有犯错,蝙蝠侠也没有。错在你,joker。”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用joker的错惩罚着自己。他们彼此疏远,用对立和仇视伤害着每一个爱他们的人。


“但我原谅你了,joker。”Jason的嘴角缓缓牵起了一个弧度。


狂风在呜咽,在嘶吼,雨却渐渐小了。


 


Bruce驱车把Jason带到距离酒吧五公里的郊区。夜空很晴朗,满天的繁星都争着欢呼。Jason打开车窗,让冷风扑到他的脸上。


一路无言。


“你先是和我说了一顿关于家庭的屁话,又把我带到另一个鬼地方。这个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刚一停下车,Jason就从车里面跳了出来。


“我不是来刺激你的,”Bruce揉着鼻子,道,“我是来求得你的原谅的。”


操。Jason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大写加粗的字了。


Bruce在求得他的原谅?该死的,就算是在他刚复活,就算是他们关系最僵硬的时候,他都没有想过求得他的原谅也没有想过原谅他。但是今天,他扔下他的哥谭,跑到洛杉矶,就是为了说这个?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还是他真的给Damian找了个叫赛琳娜的后妈?


Jason艰涩地开口:“关于什么?”不,他不习惯也不想要这个样子的蝙蝠侠。


“关于一切,”Bruce道,“关于我没有从joker手下救走你,关于我为了复活Damian而再次伤害你。”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了那种愧疚而懊悔的表情。


这让Jason愤怒至极。


“我以为在去天启星之前,我们在蝙蝠洞已经谈过了,”Jason咬着牙说,“现在,滚回你的哥谭!”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错误?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拯救他?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自己?


Bruce坚定地说:“我必须结束这一切,就在今晚。”失去Damian让他记忆中那些已经远去的疼痛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心房,他不可以再失去一个亲人。


Jason一拳挥向Bruce,这次,Bruce抬手接了下来。“够了,Jason。”


“如果你想得到我的原谅,”Jason愤怒地出招,“就按照我的方式。现在,动手。”


Bruce很快意识到Jason这次的动手并不是完全处于愤怒。Jason的行动和在蝙蝠洞的时候一样灵活,却因为塔利亚的训练和多年的实战经验而更加精准。每一个招式的方向和力度都是经过精准的计算,这和他们上次在埃塞俄比亚毫无意义地向对方身上发泄怒火完全不同。


“你想要我的原谅?很好,这说明你终于要听我说话了,”Jason给了Bruce一个扫堂腿,“我很你,不是因为你让我去死,也不是因为你为了复活Damian而强迫我回想过去的那段经历。我恨你,是因为你经历了这么多事,却依旧什么都不肯改变!”你为什么在经历了我的死亡之后,还执意让Damian在这个年纪就接触黑暗?


Bruce了解Jason的招式,他一面游刃有余地化解Jason的招式,一面寻找着Jason因为愤怒而出现的差错。但这一次,他没有找到。Jason的身形十分稳健,丝毫没有收到怒火的影响。


这很好,Bruce想,他在愤怒,却也同时学会了控制愤怒。


“你想看着Damian长大,你想当好一个父亲,这都没问题。你为什么要让Damian接任罗宾?”他还那么小,他还只是个孩子,“无论他多么有天赋,你不觉得太过了吗?”你害死了Damian,你把他推到危险中!


Bruce拦下了Jason的攻击,把他反擒住。“他需要我的指引。”


“他需要一个父亲的指引,而不是一个蝙蝠侠,”Jason用塔利亚教的小技巧挣脱了Bruce的控制,“弥补没有任何意义。”你一直在弥补过去的,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去珍惜现在的?你为什么要用伤害一个孩子的办法去救赎另一个孩子?这不公平。


“我知道你们是一个家庭,而我只是罗宾的一个继承人,我们的待遇不同。但这不是我离开你们的原因,”Jason攥紧了拳头,“你总是希望一切保持原状,你总是希望我回到原点。这不公平。”


“我们长大了,你得接受这个。”我们都会有所改变,你不可以把这一切归结于“错误”。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清风吹过,Jason感到一阵瑟缩。他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晚上只穿了一件衬衫,而冷下来的汗液黏着着他的后背,让他倍感不适。他整了整衬衫,希望减轻自己的不适。Bruce的大衣此时披在了他的身上。


“你说得对,Jason。你不是我的错误,你是我的孩子。”他们都会犯错,都会长大,都会走远,却不会走散。


Jason没有拒绝Bruce的大衣,他甚至紧了一紧身上的衣服。“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你跟踪我的事了。”


这个夜晚的最后,Bruce把车停在了一家热狗店的门口。他们两个挤在一张靠窗的桌子上,享用着Jason强力推荐的热狗。


Jason口齿不清地讲述着他来这里的原因。一个月前,他在追查一个跨洲贩毒的团伙,发现这个团伙是通过一家航空公司进行毒品运输。很巧,伊莎贝尔就是这家公司的空姐。凭借伊莎贝尔的帮助,Jason一一排查公司员工,最终锁定了这个叫Lisa的空姐。情报显示,Lisa有个吸毒的母亲。


“你的案子,你的规矩。我只是个来找儿子的父亲,”Bruce举起双手表示合作,“而且,如果你花了两个周都没有拿下的姑娘,我在一天内拿下的话,太伤害你的自尊了。”


“成交,”Jason把香肠塞进嘴里,“还有,我的绿眼睛比你的性感多了。”


 


“你原谅了我?!”joker死死抓着桌子边缘,浑身发抖,眼珠都要跳出眼眶,“你原谅了我?你和你那个可笑的父亲一样自视为哥谭之王,然后用这种高尚的语调企图感化我?哈哈哈,你就像是一个为天主效忠的神父,但其实你自己才是魔鬼!顺便一说,小鸟,你穿神父的衣服一定很性感。”


Jason站了起来,缓步走到玻璃前,把手贴到joker的手刚刚放着的对应之处,轻笑:“击个掌?”


Joker狠狠地瞪着他,眼睛布满了血丝。这一切只能使Jason更加愉悦,但他不能陶醉于这种报复的愉悦,他要尽快结束一切。


“我原谅你毁了我的生活,”Jason把自己脸上的面具小心地撕了下来,“我,Jason Todd,原谅了你。”


“所以呢?”joker仰头大笑,“你要遵循你老爹的不杀原则了啦,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以为我会因为你的愚蠢原则而改变?我会毁了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他们后悔——”joker冲到了玻璃前面,“——遇见你!我会让你成为他们的仇恨!”


而Jason回给他的,依旧是唇角那抹凉薄的浅笑:“这不重要,joker。你会令我们愤怒,但我们掌控愤怒。而且,我依旧会杀了你——”


 


“我给你一个机会杀了他。”Jason把装满子弹的手枪扔给Lisa。


Bruce抿紧了唇,却没有做出动作。


红头罩和蝙蝠侠在交易现场将这个团伙的首脑一网捕获。Bruce呼叫了警察,而Jason却放开了Lisa。


Jason道:“我知道你有个贩毒的母亲,我也知道你是被迫参加贩毒的。”


“是的,”Lisa的表情依旧镇定,但是拿着手枪的手却不断发抖,“我恨他。”


“这里面有五发子弹,你可以杀了他,我会放你走。”


Lisa托起了手枪,颤抖着瞄准了毒枭的脑袋。她的脸上爬满了冷汗,嘴唇却绷得紧直。“有个叫Peter的年轻人教过我怎么打枪,而我学得很快。我记得,当年,你就是这样瞄准我母亲的脑袋,逼着我贩毒。你毁了我!”


她猛然把枪口对准屋顶,打空了三发子弹。“我恨你,但我不会让你继续毁了我的生活了,”她瞄准了毒枭的心脏,手停止了颤抖。


Bruce把蝙蝠镖握在手里,上前一步,道:“别让愤怒毁了你,Lisa。你值得更好的。”


Jason把自己的枪口对准了Bruce。“让她自己做决定,蝙蝠侠。”


两把枪同时发出声响。——Jason打掉了蝙蝠镖,而Lisa的子弹打进了毒枭的肩膀。Lisa一脚踹翻毒枭,把自己鞋后的高跟狠狠踩进了伤口里面,朝他脸上啐了口唾沫。


她狠声道:“我不会变成一个和你一样的人渣!我要你永远记住,不要再想伤害我的家人!如果你出狱后敢这么做,这把手枪里最后的一颗子弹将会打断你的脊椎。”


Bruce和Jason同时没有了任何动作。


Lisa把枪还给了Jason。


“我将来想做个母亲。我想告诉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做过错事,但不是个坏人,”Lisa把额前的碎发拢到耳后,一笑,“我恨他,但是我感激这个世界,我感谢你们。”


Jason和Bruce最终在高处目睹警察把Lisa和毒枭们抓走。而Jason对洛杉矶的最后的记忆,就是在这个午后,炽热的阳光给Lisa唇角的微笑镀上了一层金色。


 


“——我还是会杀了你,在你下次逃离这里、伤害他人之前,”Jason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用指尖隔着玻璃指着joker,“我不会因为蝙蝠侠而让步。”


他站直了身子,以牧师一般神圣而庄严的口吻,像是宣誓一样吐出接下来的字眼:“但你不会再得到我的仇恨了。”


一直以来,我以为是这个世界错了,是它把一切糟糕的事情扔给了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这么多生命中,仅仅是我?后来我明白,世界选择了我。它给了我伤害,却也给了我一双完整的眼睛,让我自己选择去看一些美好。


宇宙那么浩瀚,时间那么漫长久远,为什么单单是我们有这种荣幸活一次?又为什么,我们最终会走向死亡?既然死是必然的结局,我们不可以再让他人左右我们的生了。


我曾经想责怪全世界,现在我选择救赎我自己。


我原谅了你,我宽恕了自己。


Jason走到阿卡姆门口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门前小路的尽头,一身西装的男人撑伞站立在车外。之前的大雨吧道路淋得泥泞,使得通往男人的路途那么坎坷。


曾经,他离他很近。他穿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制服跟随着那个黑暗骑士,用尽自己的全力照顾他的后背。


曾经,他离他很远。他在自己的身前堆砌了一座城墙,把怒火和伤害做成炮弹扔给墙后的男人。


大雨中,他们有过太多对峙,太多痛苦。


但这都不重要了。


Jason一头扎进雨里,任冰凉的雨水打湿他的全身。——他再也不怕溺亡了。因为他已经紧紧抓住了男人的手,而男人也把他拉进了雨伞里。男人的身姿依旧伟岸,脸庞上的线条依旧刚毅。雨水顺着他的下颌滴下,柔软了他的棱角。


那是他的导师,他的搭档,他的英雄,他的……父亲。


“我湿透了,B,”Jason笑着抹了把脸,“希望Alf在家里给我准备了热水。”回应Jason的是一个拥抱和一道温和有力的声音——


“当然有。我们回家。”


 


***********************


Bruce通过耳机,把Jason和joker的对话全部灌进了耳朵里。


“wow,我从来不知道Jason这么能说,”Tim的笑声也通过电磁波钻进了他的耳朵里,“我马上备份,留给Damian当心灵鸡汤。”


“删掉它,”Bruce的口气不容置喙,“销毁所有痕迹。”这是Jason自己的忏悔与救赎,他不会想要这些沦为他人口中的谈资。更何况,Jason的这些话救不了任何人,它们只能救赎Jason自己。


Tim没有多问。频道里安静了一会儿,接着是一阵敲打键盘的声音。“搞定,boss。你和Jason什么时候回来?你是在车外面等他吗?”


“嗯。”


“看来我得通知Alf给你们准备热水了。Red robin out。”


Bruce知道在车内等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他希望让他的孩子一出来就找到他。——他已经让他的孩子彷徨了太久,失望了太久。


他记得Damian在自己死而复生的第二个晚上,抱着枕头出现在他的床上,郑重地说:“您得叫他们回来,包括Todd。你得叫他们回家 。”借着皎洁的月光,他可以看清Damian脸上的坚定与脆弱。


他拥抱住他失而复得的孩子,承诺道:“我明白,我会带他们回家。”是时候给他们一个家了。


每一个长大的孩子都会远行,但五指皆自掌心而发,它们向不同的方向伸展,只要一握拳,终究会回到最初的地方。真正亲密的人不需要回头去等,因为他们就在你的未来。你只需要在再见到他们的时候,给他们一个拥抱,说一句“欢迎回家”。


他的孩子没有让他等太久。


大雨中,他看到那个穿着精灵靴的罗宾荡着钩爪大笑,他看到红头罩举着手枪和他对峙,他看到那个故作坚强而又无比脆弱的男孩儿在他怀中痛哭。


他的孩子向他跑来,他也向他的孩子跑去。最终,他一把将他的孩子拉进了怀里。


他的孩子已经长大了,而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那个孩子的眉眼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灵动,棱角却已经被岁月打磨得更加锋利,脸色也终于不再是那么苍白。——他长大了。


“我们回家。”


哥谭的雨再大,他们还有一把伞,可以一同遮雨;他们还有一个家,可以一同避雨。


 


—fin—


 


 


最后的几句碎碎念:


这篇文章创作的最初目的只是想给Jason一个好的救赎。我们不能强迫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变成一样的正义,愤怒、复仇、伤害、犯罪、离别……这些东西不会离我们远去,我们还是要不停地同它们抗争。但是,就算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我们也可以救赎我们自己,让今天的我们成为一个比昨天更好的人。


这篇文章最大的灵感来自于ISIS事件后,记者莱里斯在Facebook上的日志中那句话——“所以,我不会赠送我的仇恨给你。你寻求我的恨,但如果以愤怒来回应仇恨,那么我就会堕入令你变成如今模样的无知中。……你也不会得到他(莱里斯的儿子)的仇恨。”


可以饶恕,但不可以遗忘。请用通过伤痛,去做一个更好的人。珍惜你生而为人的权利。

评论
热度(170)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