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BVS、内战和左右之争

Mrs.Wayne:

半个月后,BVS 就要上映了。两年前我对此的印象还仅仅是“新蝙蝠侠扮演者遭到网友一致反对”,如今我已经在坑底躺好了。真是世事无常。这也说明,有时候事情还是等一等再看比较好。


今年DC 和漫威纷纷改编了自己的知名政治作品。 BVS 原型之一的《黑暗骑士归来》出自弗兰克·米勒手笔,是现代蝙蝠侠人物形象奠基作品之一。在正义联盟被美国政府强制解散、蝙蝠侠金盆洗手十年后,老去的布鲁斯·韦恩无法忍受如今的混乱,再度出山。在收服了小混混集团后,和如今被迫选择与美国政府合作的超人大战,最终以蝙蝠侠诈死,带领小混混在地下建立乌托邦社会结束。文中蝙蝠侠的右派形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布鲁斯在文中公开表示厌恶犯人的人权。而文中被左派医生放出来的小丑也不负众望地毒杀了所有来观看他“剖析自己”的节目。在文中高潮部分,布鲁斯在全城大停电后纵马赶到骚乱中心,说出了“Tonight we are the law, tonight I am the law.”的台词。超蝙大战中,绿箭对着追来的警察评价他们是“God damn fascist sons of bitches”。而结尾,布鲁斯和奥利带着变种人帮建立新的蝙蝠洞,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独裁或者无政府组织。


内战原型之一的《内战》出自马克·米勒手笔。在一伙年轻超级英雄为追求自己真人秀的收视率贸然突袭,意外引爆了几个街区并造成八九百人的死亡之后,政府实施了超级英雄注册法案,要求所有有超能力的人在政府注册并接受训练和管制。超级英雄由此分裂为以钢铁侠托尼·史塔克为首的支持派和以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为首的反对派两派。两派对峙的手段越来越激烈,最终,在托尼和史蒂夫对决中,史蒂夫意识到平民损伤已经超过了预期,投降自首,被人暗杀而死。《内战》在布什通过了《爱国者法案》之后出版,显然在用注册法案暗喻《爱国者法案》。文中提出的问题是,人们愿意牺牲多大的自由和隐私来换取安全?棱镜门事件该如何评价?精英分子托尼认为在导火索的爆炸案后,人民丧失了对超级英雄的信心并为之感到恐惧。为了重新得到人们的信任,牺牲超级英雄的隐私和自由是可以接受的代价。而美国精神的化身、彻头彻尾的小政府主义者史蒂夫则永远只有一句话:人人生而平等,人权高于政府,自由高于一切。令局面火上浇油的,是注册法案本身的漏洞:法案要求所有有超级能力的人在政府注册并接受差遣。这意味着只要有超级能力,不管此人的行为是否会对他人造成威胁,或此人是否愿意为政府服务,都需要向政府公开自己的身份和家庭背景。而当政府中存在诺曼·奥斯本这样注定要将得来的信息用于非正当目的的反派时,注册法案将对所有注册的英雄造成威胁。


两者的政治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所体现的矛盾可以被总结为左右之争。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宣扬自由与平等,但自由与平等两者不可得兼。政府不加干预的、彻底的自由意味着强者得到大部分资源,造成资源不平等;而政府调控的平等就意味着政策向弱者倾斜,并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便资源重新分配。追求平等和政府功能的即为左派。强调自由和小政府主义的即为右派。《黑骑归来》中小丑的医生即为典型的左派。他公开反对蝙蝠侠,因为蝙蝠侠不受政府的制约—不接受制约的当然就不值得信任。即便这个政府愚蠢到与苏联打核战,不受政府制约的依然不值得信任。《内战》中政府不值得信任,但是不遵守政府的法律就要面对钢铁侠招致麾下的超级恶棍—哪怕是个超级恶棍,遵守政府的规定就能获得权力。那么当政府和它的法律出现问题时,我们应当如何反应?《黑骑归来》的全城混乱中,蝙蝠侠振臂高呼:“今晚我就是法律。” 《内战》中,美国队长说:“这个国家建立的最高信条即为,我们可以为自己的信仰而战,不论胜负,不论结果。”


在自由主义者们反抗的时候,左派也不断施压。《黑骑归来》和《内战》中都探讨了超级英雄作为义警的正当性。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当蝙蝠侠面对小丑、毒藤、贝恩之流时,哥谭群众大概在心底默默为他加油。但是谁来为蝙蝠侠选择敌人呢?如果有一天蝙蝠侠心情不好把一个得罪了自己的平民送到精神病院,谁又能来反对他呢(蝙蝠侠的人设决定了他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并想出了解决办法,但在此处我们忽略这一点,仅作讨论)?美国队长打过二战,早已经数次赢得了美国人民的信任,但是如果有一天他突然被人控制变成了坏蛋,谁又能来阻止他呢?不少超级英雄都蒙着脸,如果有一天我不小心得罪了个便服的超级英雄,谁又能来保护我不遭到报复呢?如果有个超级英雄能在眨眼之间毁灭整座纽约城,百姓为什么要相信这位英雄能控制住自己不会随时把邪火撒在平民身上?阿克顿勋爵说过,“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我们也可以照猫画虎,说超级权力导致超级腐败。这是很合理的推测。


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这些问题的答案恐怕还要到电影《X战警 第一课》中寻找答案。查尔斯教授在电影开头阅读了自己的论文,中心思想即为:一旦进化出了更高级的人类,高级的人类将统治甚至干脆取代低级的人类,区别仅仅是早晚或手段是否血腥。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超级英雄,早晚有一天,世界将仅存超级英雄而没有平民,这是适者生存的进化之路。注册法案并没有实际用处。《内战》中史蒂夫仍然坚持代表人民而战,因此等他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后便束手就擒。如果美国队长按照逻辑“超级腐败”破罐破摔,彻底黑化,带领不愿意注册的英雄们抗争到底,鹿死谁手尤未可知。尤其是一旦史蒂夫黑化,跟着美国队长(或者万磁王)反抗的结果就是成为权力的中心。何乐而不为呢?


好在我们现在的世界中还没有成气候的超级英雄组织,因此我们只需要想象一个这样的世界。在这个想象的世界中,不愿接受注册的超级英雄并没有不可告人的原因,而仅仅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侵害。布鲁斯带上面具,因为他需要保护自己的家人,需要让蝙蝠侠成为脱离实际人物的符号,而不是为了自己能随心所欲。而注册法案的推行,则就像是托尼说的那样:“他们只想让你注册而已。”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史蒂夫的反问:“谁是他们?”。“他们”是善恶不明的掌权者。平民不信任超级英雄,超级英雄难道就信任政府了吗?如果“他们”中混杂进了恶人,善良的超级英雄们就面临重大安全危机。如果“他们”碰巧也是好人,注册仅为规范程序,那结果也仅仅是让超级英雄们在行侠仗义时束手束脚。毕竟政府的限制只能施加在超级英雄身上,而不能加到超级恶棍上去。等到那一天,倒霉的恐怕还是纽约的群众:超级恶棍随时都能打架斗殴,但超级英雄却未必来得及去制止了。


说来说去,我们已经陷入了矛盾之中:如果我们假定超级英雄们人性本恶,没有管制就会逐渐失去控制伤害平民,我们就默认了超级英雄占领世界的未来。一纸轻飘飘的注册法案好比让坏蛋给手中的枪申请持枪证,对此不但完全没有缓解的效果,还可能提前激化超级英雄和平民之间的矛盾。如果我们假定超级英雄们人性本善,管制就只能是给好人套上枷锁,还把钥匙扔给了充满坏人的政府。


在这种事情上,蝙蝠侠的手法则巧妙得多。他不杀人,再坏的坏人都不杀。必要的情况下他还兼职救人。这让他避免了这类良心的拷问。他让正联监督自己,然后自己监督正联。但哪怕是他这样疑心病重的家伙,面对阿曼达·沃勒对正义联盟的监视依然持否定的态度。大概他觉得,相比政府而言,正联的同事更加值得信任吧。毕竟莱克斯·卢瑟还是美国总统呢。


最后,让我们以史蒂夫的自由宣言结尾:


Doesn't matter what the press say, doesn't matter what politicians or the mobs say, doesn't matter if the whole country decide that something wrong is something right.


This nation was founded on one principle above all else: The requirement that we stand up for what we believe, no matter the odds or the consequences.


When the mob and the press and the whole world tell you to move, your job is to plant yourself like a tree beside the river of truth, and tell the world... NO, you move.





评论
热度(14)
  1. 卡弗卡夫卡Mrs.Wayne 转载了此文字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