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royjay友情】终将分离(上)

榕蔚:

百粉点梗之一,因为比较有灵感就先写出来了,可是写得好渣orz,还请姑娘不要嫌弃
不会艾特人啊orz
cp:主royjay友情,副法外者友情,涉及Jason×埃森斯,Jason×伊丽莎白,Roy×Kori,Roy×柴郡猫等bgcp,不适者勿入。
设定:基于N52的设定,但是是夜翼在带领泰坦,Tim……Tim在本文中大概长期掉线,Roy先参加了泰坦,再加入的正义联盟,Jason的新法外者不参考rebirth,也没有任何参考,你们觉得是谁就是谁。
梗概:如果分离能让他们走得更久。
注:这是一篇HE,如果他们能相伴走完一生还不算HE,还要怎样的HE呢?
1.
   “我觉得你应该接受绿箭的提议。”Jason说。
    他们被困在在一架坠落的电梯里,Roy正在尝试通过断电让电梯停止坠落,Jason盯着Roy的背影,严肃地说。
    Roy没有回头,也没有开口。
    Jason换了个姿势站立——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了,但他一点也不紧张——继续说道:“你知道绿箭是对的。”
    Roy一拳捣在了电梯的门上。“见鬼,我断不了电。”但他依旧没有转身。
    Jason不再说话,Roy也没有打破沉默,他们静静地等待着。既等着对方开口,也等着电梯落地的一刻。
    “我们会死在这里……”Roy终于转过身来,垂着头,低语。
    被Jason扔在地上的通讯器突然传来滋滋的响声。
   “我想过给多种面对我二次死亡的方法,但是死在电梯里不会是其一,”Jason弯腰捡起头罩,戴在了头上,“准备了,军火库。”
    Roy不解地望向Jason,突然,电梯一阵晃动,停止了下坠。Roy身后的电梯门被轰然打开,一道橙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的空中。
   Jason懒洋洋地冲那抹橙色打招呼:“好久不见了,Kori。”
2.
   “kori!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Roy拔高了声音问道。
    Kori带着两个人在空中飞行,所过之处皆留下一道艳丽的火焰,她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传来:“Jason说你也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回来给你送行。”
    “不,我没有……”Roy愤怒地瞪了Jason一眼,“绿箭只是来找我谈了,我没有答应!”
    风从他们的耳畔呼啸而过,白云贴着他们的头顶流动,脚下的世界越来越缥缈。Roy这才发现他如此想念这种飞过高空的感觉。
   “你已经默认了,Roy,”Jason说,“我和你谈过这个问题,你沉默了。”
   “沉默不代表我认同了!”
    “当军火库沉默的时候,他就在认真了,”Jason叹了口气,“而当罗伊·哈勃认真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去完成这件事。”
    Roy张开口,想口若悬河地反驳Jason,而他惊讶地发现,所有的话语都已经凝在了他的嗓子里,噎得他窒息。
    Kori把他们放在了下来。“这一次,Roy,Jason说得很对。”
   他们三个站在Kori的宇宙飞船前面,一言不发。Jason摘下头罩和多米诺面具,静静地注视着Roy。
    良久,Roy终于开口,声音无比颤抖:“我该死的一点也不想离开你们,我只想和你们——我只想我们三个,好好在一起……”Kori走过去,给了Roy一个拥抱。她说:“可是我已经离开了。”
    “但你会回来的,就像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和小杰鸟一起,等你回来。”
    “你可以继续等啊,”Kori笑了笑,“只是不一定要在这里。”
    “这根本不一样!”
    “我以为我们是搭档,Roy,”Jason皱起了眉,“我以为我们会互相帮助。”
     Roy大叫:“见鬼的我们当然是搭档,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离开你!”
     Jason拍了拍Roy的肩膀,道:“搭档应该相互帮助,而不是相互拖累。”
     Kori捧着Roy的脸庞,用她翠绿的眼睛注视着他。“是时候说再见了,Roy。”
3.
夜翼从窗户里跳进来的时候,Jason没有感到惊讶。Jason把自己的几处安全屋告诉Tim,就是为了以备蝙蝠家要和他联络的不时之需。
Jason指了指沙发,示意Dick坐下,又开始低头护理枪支。
Dick坐下来,摘下了面具,道:“红箭已经开始跟我们行动了。”
Jason哼了一声,示意Dick继续。
“但是你不和他联络,让他感觉很糟糕,他很担心你。别躲着他,Jason。”
“我没有在躲着他,”Jason说,“我只是想让他自己静一静。”
“拜托,Jason,别骗自己了。我知道,你们是朋友,失去朋友的感觉不会那么好受,相信我。”
“该死的,他只是加入了泰坦,他又没有死。”Jason把手枪丢到一边,起身去厨房倒水。
Dick望着Jason的背影,道:“我试图阻止过绿箭……虽然我也不放心你和Roy搭档,但我从来没有试图拆散你们。”
“你不会这么做的,”Jason把水递给Dick,“你已经放弃管我的事了。”
“Jay,”Dick揉了揉眉头,“我们没有放弃过你。”
Jason挑起了眉:“我没有说你放弃了我,我是说,你放弃管我的事了。”
“什么?”Dick迷惑地眨了眨眼。
Jason摇了摇头,无奈地坐在Dick面前,道:“真不敢想象也有我给你讲道理的一天。Dick,我问你,自从成立了法外者之后,你和B已经很少过问的事了,为什么?”
“我们……”Dick语塞了一下,刚想要说“我们都很关心你”,却被Jason挥手止住。
“认真思考我的问题,夜翼。”
Jason无疑是蝙蝠家里最不让人省心的成员,除去他易怒的脾气和悲惨的经历,他坚持杀人的原则就足够让Dick头疼。Dick关心Jason,所以他一直坚持不懈地希望Jason能够走回正路,他总是忍不住给予Jason更多的关注。诚然,如Jason所说,自从法外者成立以后,他找Jason的频率越来越小,他自己也无法断定这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为什么你们终于决定让我自己做主我的事情了?”
他们三个人都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大堆的麻烦。但是他们三个在一起,就可以互相照顾对方,互相为对方料理麻烦。
“我们觉得你在变得更好,”Dick开口,“虽然你依旧在杀人,但已经收敛很多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那你又为什么决定不坚持让我回家了?”Jason又问道。他今晚格外耐心,像一个长者在引导Dick。
Dick失笑:“我不是想要把你绑在这个家里,Jay,我只是以为那样会帮到你。”
Jason把自己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低头看了看表,道:“我想我们的对话可以结束了,我二十分钟以后需要去码头一趟。”
“什么?这……”
“你认为我们还是家人么,Dick?”
“当然!”Dick迅速答道。Jason无言地注视着他,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有什么深沉的东西在流动。
我们当然是家人,就算是不常团聚,就算是各执己见,就算是没有血缘,一旦命运曾经把我们绑在一起,我们就是家人。
Dick恍然大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不同于刚才的失笑,这个笑容绽放的无比自然,融合着欣慰与欣喜的笑意在他的脸上蔓延。
“我们还是家人,我们并不需要时时刻刻在一起。我们只是想让彼此活得更好,”Dick道,“你长大了,Jason。”
他们互相凝望着彼此,撇开曾经所有的不愉快,真真正正地凝视着彼此的眼睛。
他长大了,他的弟弟长大了。
“我要迟到了,今天晚上的行动要一起么?”Jason拿起了自己的头罩,向Dick发出邀请。
“当然,”Dick也带上面具,“这会是最棒的合作的,小翅膀。”
4.
Kori在Dick说的酒吧中找到了Roy。
Roy没有再喝酒,他只是叼着吸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杯伏特加。Kori挤到他身边,把杯子从他面前推开。
“夜翼说你状态不好。”Kori担忧地开口。
Roy低垂着头,闷声道:“我以为你不会再联络夜翼了。”
“Roy,不要耍小孩子脾气,”Kori无奈地看着Roy,“我以为你是想通了才离开的。”
“我根本没有离开!”Roy愤怒地站了起来,把桌上的伏特加扫到了地上。酒保向他们投来不满的目光,Kori只好把夜翼事先塞给她的卡递给酒保,拽着Roy出了酒吧。
哥谭的小巷散发着恶人的腥臭,Kori不满地皱了皱眉。她厌恶这座城市,即使这里是Jason想要守护的城市。她不明白,这样肮脏的地方,是怎样养育出Jason那样美好的人;她也不明白,这样罪恶的地方,是哪里值得Jason去拯救。
“我根本没有离开,”Roy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墙壁上,无力地滑坐地上,“是他突然之间消失了,我联系不上他。”
Kori蹲坐下来,和Roy平视,道:“你完全可以单干,但是你回泰坦了。”
“那是因为夜翼可以帮我找到他。”
“你跟不用这样,夜翼也会帮忙,而你明明知道这点。”Kori毫不留情地指出Roy的自我矛盾。
Roy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他把自己蜷缩起来,身子不断颤抖。
Kori心软了下来,她慢慢靠近Roy,把他拥进她的怀里。“告诉我,我离开的时候,你们也是这种感受么?”
Roy摇了摇头。“这不同,Kori,你会回来。而他一旦决定离开,是不会回来的。”
Kori轻拍着Roy的后背,用手抚摸着他的短发,许久,她终于感受到Roy的眼泪打湿了她的衣服。
“你还是不了解我们。我不会回来的,而Jason也没有离开。”
Kori放开了Roy,捧起他的脸,吻上了他的泪水。
有两个黑影从他们的上空掠过,Roy抬头,目送着红头罩和夜翼的身影向码头奔去。
“他不会再回来了。”Roy又重复了一遍。
5.
之后的三个月,他们再也没有见面。
Kori回到了塔马兰星,没有发回一条信息,而Roy主动发过去的消息,也石沉大海。就如她自己所说的一样,她不会再回来。
Roy已经能很好地和泰坦合作,他们之间无比默契,令泰坦的作战效率上升了不少。联盟对此很欣慰,绿箭和他的关系也好了很多,他们甚至开始用邮件交谈。
只有Roy自己一个人知道,在每个夜晚,他都会梦到曾经的法外者。
曾经的他们三个,张扬,骄傲,孤独,相偎。那些一起作战的场景和嬉笑的时光像电影一般在Roy的脑内回放,安慰着他,也折磨着他。
这不公平,他想,明明是三个人的回忆,却只有我一个人在哀悼。
他以为就会这样下去了,到某一天,他也会放下这段记忆,继续向前。
直到夜翼在一次任务结束后叫住了他。
“Roy,Jay想和你见个面,就在你们以前的安全屋,”Dick笑着顶了下他的肩膀,“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和小翅膀一起住过。”
过去式。真是讨厌。
Roy不想见Jason,就如他当时不想离开一样强烈。
再见又能怎样?他们已经不能再比肩作战了。但他还是去了,穿着便装,重回了那座安全屋。
他进门的时候,Jason就坐在沙发上看书,餐桌上摆着晚餐。Jason听到脚步声,并没有抬头,只是把书翻过了一页,道:“你回来了啊。”
一如既往。
该死,Roy在心中咒骂,为什么你就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Roy攥着自己手中的钥匙,定定地立在门口,不知是进是退。Jason只能把书合上,走到Roy面前。
“你都已经来了,Roy。”
Roy愣愣地跟着Jason坐在了餐桌前。Jason给他们两个倒上了红酒,而Roy盯着满桌的佳肴,食欲全无。
“Kori说得对,我欠你一个道别,”Jason举起自己的杯子,“上次没有好好再见,那么这次,我们应该重新道别。”
Roy没有回应他。Jason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自酌一口。
“我永远猜不透你在想什么,小杰鸟。”这个称呼太久没有出口,显得那么生疏,“我永远不明白蝙蝠家的人都在干什么。”
“如果你想说什么,想问什么,就问吧,”Jason顿了一下,“但是我不一定会回答你,可是过了今晚,我一定不会回答你。”
“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为什么你可以对我和Kori的离开毫无感觉!”Roy终于不再抑制自己的感情,将它们全部抛给Jason,“我以为我们三个是朋友,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见鬼,法外者他妈的多酷!可是你没有挽留Kori,你甚至逼我离开?你让我去哪里啊,我只有你们两个朋友……我一无所有……我只有你们……”
“你拥有很多,”Jason打断了Roy,“只是我们三个相处的时光令你太过满足,所以你忽视了那些曾经拥有的东西,你现在和泰坦们相处的不也挺好的吗?”
“这不一样!他们不需要我,他们可以随便去找一个弓箭手,但你们两个需要我,至少,我以为,你们两个需要我……”Roy很想流泪,可是他发现,当他真正面对Jason的时候,他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我们的确需要你,”Jason的话语掺杂着酒气从他的嗓子里滑出,“我们曾经需要你,我们现在需要你,我们过去需要你,我们将来也会需要你。每一个人都会需要他的朋友。”
Roy被Jason的话语砸得说不出话来,他呆愣愣地盯着Jason,试图判断他是不是喝醉了。
Jason被Roy的蠢样子逗笑了。“我的酒精摄入没有超标,Roy。我没有赶你走,我也为Kori的离开伤心。但是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我只是比你们先明白这个道理。”
Roy愣愣地摇头:“我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现在,”Jason再次举杯,“你只是需要一场正式的告别,然后需要一段新的人生。举起你的杯子来。”
Roy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举起了杯子,和Jason碰了杯。他将猩红的液体饮下,任那股灼热灼伤他的食道。他太久没有喝酒了,已经忘了怎样喝醉。
“再见了,罗伊·哈勃。”
6.
他们的再度合作来得比想象中要快。
泰坦遇到了一些超自然的麻烦,当他追查线索时,却和Jason新的法外者队伍相遇。
Jason和Dick简短地进行了交谈,决定进行合作。
Roy很少见到Jason和蝙蝠家的人合作,他原以为他们之间家族充满了不和,彼此厌恶。但Dick和Jason的默契让人惊叹。他们游刃有余地指挥着自己的队伍,同时兼顾和彼此合作。
在敌人涌上来的时候,他们两个甚至用了一个高难度的合作技能。
“我说过这行得通的,小翅膀。”
“闭嘴,没有第二次,迪基鸟。”
Roy以为他足够了解Jason,他以为Jason是和他人是那样的格格不入。然而现在他才发现,只要Jason想,他可以和任何人融为一体。
这些超自然的生物类似于鬼魂,物理攻击对他们的伤害极其微小。在这些鬼魂集体出动的时候,两支队伍被冲散了,而当大家暂时击退敌人的时候,泰坦发现,夜翼已经不见了,Jason的法外者队伍也不见了,只有Jason还站在他们面前。
“啊哦,”Wally咋了咂嘴,“这下怎么办?”
Jason皱起了眉——就算隔着红头罩,Roy也知道此时他一定皱起了眉——道:“我的队伍和你们的领队现在被冲散了,而我们需要合作……”
“说点我们不知道的。”凯西冷冷打断Jason,她对杀人的Jason没有一点好印象。
“那么,我要从夜翼手里接管你们,直到我们和他会合。”
“我拒绝,”凯西口气坚决,“即便Tim和夜翼都不在,Kon也可以领队,我们不需要你。”
“嘿,凯西,不要这么冷硬。”Kon开口劝道。
Jason冷哼一声:“巧了,我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通知你。”
“你凭什么!”凯西愤怒地想要冲上前,Kon及时拦住了他。
“就凭这个,”Jason指了指他胸前的蝙蝠图案,“我是蝙蝠侠的学生。”
凯西愣了一下,旋即不屑地说道:“你已经令他失望了。”
Roy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凯西,”他开口,“我想我们应该都冷静一下,夜翼还不知去向呢。”
“我没想过让他满意,”Jason转着手枪,有意无意地瞥了Roy一眼,“但是我令他骄傲。”
凯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把话咽了下去,后退了一步。Kon松开了自己的手,松了口气:“好吧,我想我们达成共识了?”
“合作愉快,”Jason假笑了一声,把手枪扔在了地上,“子弹和拳头伤害不了这些鬼魂,但光可以,闪电小子,你奔跑时产生的极光对他们伤害很大,夜翼会想尽办法给我们发送信号,我需要你寻找信号,并且在第一时间赶去;红箭,我想你身上应该带了一些可以装备泰坦们让他们发光的小东西吧,发给他们。现在休息三分钟。”
被突然点名的Roy有点愣神,但Jason没有再看他。Roy只能照Jason说得做了。
“那你做什么呢?”Wally问道。
“我来打头阵,神力女孩跟在我身边。”
“你用什么打?”凯西冷笑。
Jason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凝聚了注意力。紫色的光芒凭空而生,聚集在Jason手上,待到光芒弱了下去,一对双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刀枪伤害不了他们,”Jason漂亮地挽了个刀花,“但你们好运,我还有一个朋友给的礼物。”
灵刀的杀伤力没有多么强大,但是它是凭着Jason的意念凝聚而成的,只要Jason足够的意志足够坚强,它就不会消失。
Dick的信号迟迟没有被找到,wally消耗了太多了的体力,不自觉地放缓了速度,一个鬼魂趁机攻击了wally。
“wally!”凯西叫了出来,“红头罩,你得改变战略,闪电小子受伤了。”
“这是在打仗,小姐,”Jason的胳膊已经酸痛,但他依旧在挥舞灵刀,“在没有死人之前,我都是对得起Dick的。”
凯西怒吼一声,离开了Jason周围,跑到Wally身边帮忙。鬼魂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向Jason蜂拥而来,Jason暗骂一声,闪身躲过攻击。
一个鬼魂向他发出迅猛的攻击,他躲闪不及,却没有多么紧张。果然,一支闪光的箭呼啸而过,击退了那个鬼魂。Roy跳进了包围圈,和Jason背靠背而战。没有多余的言语,他们相互依靠着对方,做了一个短暂的休息,又离开对方的后背,投入到前面的战场中。他们两个比刚才更加投入,更加迅猛,因为他们已经无需顾及自己的背后。
万幸的是,他们及时找到了夜翼,两队人马合在一起,最终解决了所有的鬼魂。
战斗结束的时候,群星已经登上天空。
每个人都精疲力竭,直接躺倒在了地上。
Roy望着天空,任身上的肾上腺素飙升,内心却无比平静。
他以为自己已经向前看了,可是刚才那短暂的合作让他发现,他还是无比思念和Jason搭档的日子。
他眼前的天空突然被一道阴影挡住。Jason摘了头罩,正低头看他。
“嗨。”Roy笑道。
Jason伸出一只手,把Roy拉了起来。
Roy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道:“刚才的合作还不错?那么我们就期待着下次合作?”
“你还是不懂,”Jason摇了摇头,“但你已经进步很多了。合作愉快,红箭。”
Roy咬紧了嘴唇,忍住不让自己在泰坦队友面前失态。
Jason在他面前转身,走远,背着身子朝他挥了挥手。
7.
“大红,今年感恩节你回来么?”
Jason一面抱着自己袋子——里面装满了他刚从商店采购的日用品,一面听着Tim的电话。
“不回。”
“Dick很想你,Alf很想你,B很想你……”
“你也很想我,”Jason失笑,“但是我真的有事,Tim。”
“什么事?”
“有人约我。”
“……你知道我可以查出来是谁。”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主动告诉你。”
“……好吧,提前祝你节日快乐,大红。”
“帮我向他——”Jason突然被一阵黑烟笼罩,当他能重新看清楚东西的时候,他已经处于了一个全新的环境。
这是一片黑色,纯粹的黑色,而Jason的袋子和手机早已不翼而飞。
“埃森斯……”Jason低声唤着这个名字。
白发少女从黑暗中现出自己的身形。“好久没见了,Jason。”
“好久没见了,埃森斯。”
8.
“……这就是你最近的遭遇?”
埃森斯和Jason席地而坐,静静地听他讲述最近发生的一切。
“差不多。”
“我以为你们的关系很好,”埃森斯道,“你为什么要让他离开?”
“那你又为什么要让我离开大种姓?”Jason反问,“无名已经被消灭,你完全可以来投靠我,但是你还是选择孤身一人,你又为什么不来找我?”
初恋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感情。Jason曾经用这个词语形容他和埃森斯的关系,但这其实并不恰当。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开始,也一直没有结束。在大种姓的时候,他们朝夕相处,相互依偎;离开大种姓之后,他们却鲜少刻意联系对方。
她已经活了太久太久,而他已经死过一次。
他们的灵魂已经足够疲惫,只有遇见彼此的时候,才能有片刻的放松。但他们不愿与对方长久相处。如果疲惫的灵魂停息太长时间,那么谁也不能再有足够的勇气前行。
“我在乎你,Jason,”埃森斯笑了笑,“而你也在乎我,所以我们最终没有在一起。”
他可以为了她去消灭无名,她可以为了他违抗母亲的命令。他们可以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为对方倾尽所有,却不愿在彼此面前显露过多的温情。
——他们不愿拖累彼此。
“离开大种姓,你会有更好的生活,我不会挽留你。”而没有我在身边,你会抛开过去,继续向前。
“所以,你今年的感恩节要和谁一起过?”
“伊丽莎白,我跟你提到过她。”
“我希望她足够美好,”埃森斯轻声说,“让你值得为她久留。”
Jason轻轻抚上埃森斯的白发,理了理她微乱的发髻:“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他的声音里,难得地带上了眷恋。
“而你变了很多。”
“是啊……”Jason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多言。
他们彼此静静地对望,男孩轻抚着女孩的秀发,女孩把自己最美的笑容展现给男孩。
“我不会久伴你的身旁,”埃森斯开口,“任何人都注定不能永远相伴,我害怕你孤独。”
Jason吻了吻她的秀发:“而我本就孤独。”
“我爱你,埃森斯。”
Jason从不言爱,而当他将这个字宣之于口之时,就意味着要迎来一次告别。
“我也爱你,Jason。”
9.
今天是感恩节,泰坦们白天在泰坦塔里欢聚一堂。
Roy克制得很好,没有沾一点酒精。有夜翼的阻拦,也没有人非要强迫Roy喝酒。
Roy喜欢热闹,喜欢泰坦塔这群人,他和他们玩得很来。虽然在大多时候,没有几个人愿意听他的絮絮叨叨,也没有几个人愿意陪着他疯癫,但是他们仍然是一个分不开的团队。这种归属感把Roy黏在泰坦中。
黄昏将至,成员们开始陆续回家,其中大部分都是带着酒气。
凯西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叫住了准备离开的Roy。“Roy,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Roy驻足,有些好奇是什么事情让凯西如此犹豫。
“是这样,上次合作,我对红头罩的态度不是很友好。我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他曾经对Tim做过……”
“我理解你。”Roy道。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带领我们脱离了险境,而且当时我做的太过火,把他置身于险境……还有就是,”凯西顿了一顿,脸颊有些绯红,“Dick和我说了Jason和蝙蝠侠之间的事,我很抱歉用这件事来刺激他。”
“所以?”Roy不明白为什么凯西要和他说这些。
“所以我想等你和Jason见面的时候,帮我传达一下我的歉意。”
Roy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已经太久没有和Jason联系了。倒不是他还在责怪着Jason,而是泰坦们真的太繁忙了,而他也太陶醉于和泰坦们的合作了……
Roy的胸口似乎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压得他难受。
“我以为你们经常联系?”凯西眨眨眼,“我听说你们感情很好。”她不解地看着Roy的脸色变得比她还通红,随即,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抱歉,我以为你们还……”
“这不是你的错,”Roy慌慌张张地开口了,“自从上一次合作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
凯西迷惑地问道:“我不明白,你们只是不再是队友了而已。我是说,我也换过很多队友,比如,Tim现在不在泰坦了,可我们依旧是朋友啊。”
“是啊……”Roy闷闷地转身,“我会跟他说的。”

评论
热度(28)
  1. 卡弗卡夫卡榕蔚 转载了此文字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