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Royjay】Wish your dream come true(短篇/完)

但求一睡李承恩:

 


  Rebirth在即,献给我最爱的桶受CP。


 


  ×××


 


  “我敢说,没有比《肖申克的救赎》更好的电影了。”


  Roy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回答道——然而事实上,他其实并不知道跟自己交谈的人是谁——瞧,这就是梦境毫无逻辑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呢?


  “你有意识到自己在跟无数《教父》的粉丝宣战吗?”对方的相貌隐没在层层白雾中朦胧不清,Roy不得不眯起眼睛仔细瞧着他,但尽管如此,他也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对方黑色的短发,和颜色澄澈的绿色瞳仁。


  “别害羞,伙计,我知道你是站在我这边的。”


  他听到对方叹了口气。


  “放下你的啤酒罐,蠢货。”他的语气不耐却又强硬,尾音带着些许沙哑,像是烟草点燃后缭绕的烟雾——一种很迷人的声音,“我说过,如果你再擅自超过固定摄入量的话,我就会揍你。”


  “天哪!J——”


  恍惚间,他听到自己好像说了一个名字,但转瞬后就有些记不清了。


  “你难道不爱我了吗?”他刻意掐着嗓子尖尖细细地说道,“你昨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砰——


 


  Roy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Titans基地的房间里,身下睡着他的床,脸上盖着的是他昨天才买的杂志,空气里夹杂着他所熟悉的电烙铁和金属熔化的焦味。


  他就这么瘫在床上发了一会儿懵,直到身体的僵硬渐渐褪去后,他终于恢复了那么点意识。俄而过后,他翻身换了个姿势,他枕头边温度冰凉的铁盒让他微微颤栗了一下。


  对于一般人来说,在枕头边上放个铁盒子大概是有点不正常的——事实上,Roy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个铁盒并不是很漂亮,它的外壳已经陈旧得有些褪色了,盒盖上满是刮痕。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然而,每当看到这个盒子时,他又会倏忽萌发出一种莫名的、仿佛被熨烫过后的慰藉——那种感觉让他感到轻松。


  他从未打开过它,只是将它放在身边,就好像寻常孩子会有的泰迪熊那样。


 


  就着铁盒冰冷冷的金属表面找回了一点神志,Roy看着天花板上正对着床的镜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那里什么伤都没有——然而梦里那击不留情面的直拳似乎还在眼前,残留下的疼痛沉闷而冗长,却又像是牙钻钻到牙肉一样——这让他清醒。


  望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他眨了眨眼,忽然没来由地感到很难过。


 


  ×××


 


  Titans今天的任务很轻松。


  由于要处理设备问题,这一次也被编为了奥米茄小队(虽然成员只有他一个人)的Roy早早地处理完了任务——而且这次法外者也意料之外地加入了战局。他们在联盟中的名声虽然不太好,但战斗效率是毋庸置疑的。


  随便找了一个制高点坐了下来,Roy将帽檐扣到脑后,用嘴咬开了啤酒瓶盖。


  不远处,出身Amazon一族的金发女战士正在敌人圈中大杀特杀——不,正惨无人道地肆意欺负着可怜的敌人们,那个脸色像墙灰一样的氪星克隆人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Roy的视线环视了一周,思索着那个法外者里唯一的普通人跑去了哪儿。


  他的视线在略过某处时微妙地一滞。


  实际上,法外者的队长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Roy不确定对方是否发现了他。他标志性的红色头罩摘了下来放在了手边,露出有些凌乱的短发和半张脸——他的眼部周围被多米诺面具很好的遮掩着,但并没有覆盖白色的单向膜,绿色的眼瞳显露在外。


  Roy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莫名地萌生了些许熟悉感。


 


  “你喜欢史蒂芬.金?”Roy忍不住开口道,他听到耳畔一阵阵细微的嗡鸣声——就像是他突然不能太好地控制住自己。


  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就好像自己的灵魂正在渐渐地从身体中被抽离出来。




  Red Hood拿着书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慢慢地抬起头,目光看向他。


  “当然,我没真看过他的书。”Roy感觉自己的舌头像是被蜜蜂蛰过了一样,他的手心里已经出现了汗迹,“但我看过《肖申克的救赎》,呃、你知道——就是你读的那本书里一个故事改编成的……”


  “我知道。”对方没有预兆地打断了他,他的眉头微微蹙起,但眼神却异常的平和,“那是部好电影。”


  Roy怔住了,他定定地看着他,神情中流露出怅惘和迷茫。


  就这么有些尴尬的僵滞了一会儿,对方不疾不徐地合起了手中的书,视线缓缓落到了他手中的啤酒瓶上。


  “这是今天的第几瓶了?”他轻声问道,声音里带着一种奇特的、有点让人心痒痒的沙哑。


  “哈?”Roy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他老实地回答道,“第三瓶了。”


 


  下一秒,他感觉脸上蓦地一痛。


 


  ×××


 


  对于他的遭遇,队友Nightwing丝毫没有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幸灾乐祸。


  “噢噢,打得真重。”他啧啧叹道,“他一向不太搭理陌生英雄,你究竟怎么惹到他了?”


  “我什么都没做!”Roy一边用冰袋捂住自己的左脸,一边有些委屈地抱怨道,“他问我喝了几瓶酒,我还很老实地跟他说是第三瓶……”


  Dick耸了耸肩:“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有一点是对的,酗酒对你不好,Roy。”


  Roy对此表示不置可否,只是暗自腹诽对方是一个重弟轻友的家伙。


 


  大概是怕他被自己弟弟一拳打出了脑震荡,Dick给他放了半天假。


  Roy没有回Star City——Oliver和他的关系尚处于冰点,而他已经疲惫地不太想去处理那些麻烦的养父子问题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他在Titans的卧室,放纵自己的身体像是块抹布那样被甩在床上。他的铁盒意料之中地硌了他一下……说真的,他到底为什么要把这玩意儿放在床边?


  如果是以前,Roy或许咂一下嘴就当没事过去了——然而他今天心情却又异常的烦躁,在被金属的温度刺了一下后,他颇有些恼怒地拿起它随手扔到了床下。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躺回在床上,满是疲倦地发出了一声低叹。


  他并不太清楚这种心情究竟从何而来——Titans很棒,他的队友们也很棒,他从Oliver手下独立了,过上了他一直向往着的自由生活……


  可有时候,他又感到很累。


  Titans的成员们都是很不错的伙计,他和他们还算得上是合作愉快,但在内心深处,好像有一个声音总是在告诉他——他们并不完全了解你,也不会毫无保留的信任你,他们不是你真正所需要的,或许你的人生里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个人,他赞同你的正义并且将他的背后托付于你,他了解真正的你,并且宽容地接受所有你好与坏的部分,然而他却又被你所错过,他已离你而去……


 


  脑袋里就这么胡乱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Roy朦朦胧胧地阖上了眼睛,感觉意识在一片昏暗的混沌中渐渐沉了下去。


 


  …………


 


  “要我说,我们也得有一个秘密信物。”


  梦里面容模糊的青年瞥了他一眼:“你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人吗?连邦德都不玩这个了。”


  “嘿嘿,别这么泼冷水啊。”他特别大声地抱怨道,生怕对方听不到自己矫揉造作的哀怨,“你难道不想给我写一份热情洋溢的信吗?”


  “什么信?指责你的厨房机器人做出来的饭有多难吃吗?”


  他们又为这件事争执了很久——尽管听上去有些斤斤计较,但这种气氛却让Roy异常的轻松,一种陌生又熟悉的亲切感涌现出来,像是一股暖流淌过了他的四肢百骸。


  半晌过去,绿眼睛的青年终是做出了妥协。


  “好吧。”他叹了口气,“不过,不准因为不满意信的内容就要求对方重写——事先说好,我可不会像你一样写一些肉麻又恶心的话。”


  “当然了。”他立刻黏过去像只树懒一样抱住了他,并且理所应当地得到了对方嫌弃的推搡。


 


  “无论你写什么我都喜欢,Jaybird。”


 


  ………………


  ………………………………


 


  Roy出了一身冷汗。


  他的眼前还有些发晕——但此时的他已经顾及不了那些了,只能硬着头皮摁住阵阵胀痛的脑袋半滚着翻下床。那个铁盒被他扔到了床边的不远处,可能是因为侧面着地的关系,盒盖径自滑出了一段距离,雪白的信封被倒扣在盒身下面,露出了一个角。


  Roy拾起了盒盖,信封上面没有邮票,应该是被什么人放进去的。


  他盯着信封恍惚了一下,那双绿色的眼睛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信的开头简洁明了——没有寄信对象的名字,信尾也没有提及寄信人,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Roy,当你看到这份信时,我们应该已经分开了——无论是什么原因。」


 


  他的瞳孔倏地缩了一下。


 


  「既然我们都约定在信里对彼此坦诚,那么就不得不提到很重要的一点——你真的得好好收拾一下你的工作台,说真的,它们就像个废物回收场一样,那怕是有一点点追求的猪都会嫌弃它;其次,你真该好好学学如何料理三餐,别把希望寄托在你的家务机器人上,它们做出来的食物也只比你好那么一点——相信我,‘你的厨艺’真的是一个非常糟的比喻对象,我知道你喜欢迈克尔.贝,但这不意味着你一定要把厨房炸掉。


  以及,在我们拆伙之后,我相信你已经有了更好的同伴,不出意外的话,我想我也会有新的队友——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为了这句话而娘炮兮兮地开始抹眼泪,止住它,这蠢死了——或许你会和他们发生争执,甚至更糟糕的是,有时候你会发现没有人愿意站在你的一方。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够好。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虽然我总是不愿意在嘴上承认,以及你的多愁善感和絮叨真的很烦人——但你依旧是我遇见过最好、最棒的伙计。虽然我们并不总能完美的解决一切,并且惹上了不少麻烦事儿,但我珍惜它们,并且将永远铭记于心。


  如果让我在世界上选择一个人,将我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托付给他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你。


  因为很多现实中存在着的问题,我们可能终究不会重新在一起了。但我想让你明白,无论你走上怎么样的道路,又或选择去追求什么样的未来——我都希望它能够成真。


  最后,我不在你身边并不意味着你有了肆意酗酒的权利,如果你擅自超过固定摄入量的话,我就会揍你。」


 


  Roy没有立刻作出反应,他低头细细地看过信上的每一个字,指腹慢慢摩挲着已经有些淡化的笔迹。


  就这样怔了一会儿,他伸手扯过被子的一角,把信纸上晕开的水迹擦掉了。


 


  ×××


 


  ①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留给瑞德的信就放在大橡树下埋着的铁盒里。


  ②桶哥保留有新52时期的记忆,不要问我为什么。


  ③关于Roy最后有没有恢复记忆的问题,留给大家自己想象。


   PS:半夜在寝室里独自亮着电脑打字,感觉自己都要哭了。



评论
热度(165)
  1. 卡弗卡夫卡但求一睡李承恩 转载了此文字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