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silver lining 第一章汇总

伯爵茶:

简介: 布鲁斯·韦恩想要团结所有的超能力者并拯救世界,他以为比较困难的是后面那部分。


 


 


00.


 


一个孩子跑进酒会。


他穿着肮脏的外套,在大厅里穿梭飞跑,激起一阵阵衣着入时的男女贵宾的惊叫。


“我有一个消息,”他把这华丽的厅堂看遍了,便停下来,用那种孩童所独有的,镇定自若的态度对赶来捉拿的保安们说,“带给布鲁斯·韦恩先生。”


“你的妈妈在哪里?”他们问。


“如果他到了,请告诉他。”这孩子说,“他有一条来自海洋的消息。”


“我们要把你带出去了。”他们说。


“这消息只有一个字。”他自顾自地大声地说,他的眼睛闪着愉快的、天真的蓝色光彩。


 


“不。”  


 


 


01-1


 


布鲁斯坐在驾驶座上。车窗外正在下雨。


他已经在这儿等了不短的时间了,但还不至于失去耐心。车载收音机的声音断断续续,隐没在雨声里。他透过湿淋淋的玻璃注视着安静的街巷,和街道尽头几间不起眼的店铺。又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谢谢。”戴安娜说,把雨伞收好,坐进车里来。雨丝细密,她的套装整洁而干燥。但她侧身关门时布鲁斯去看她盘起的黑发,发梢带着潮湿的水痕。“抱歉我迟到了。”


“没关系。”布鲁斯说,“你到港口去了?”


“是的。”她回答。


两人都沉默了一下。雨声似乎突然减弱了,广播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我们惊讶又万分高兴地得知,”主持人说,“所有落水的乘客都被及时救起,在这次突然的事故中,并没有人员伤亡……”


布鲁斯伸手关掉了它。


“别担心。”戴安娜说,“没有人看到我。”


“这只是第一周。”布鲁斯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飞机从天上掉下,会有大楼在市中心着火。你将无所遁形。这和一百年前不一样了,戴安娜。全世界的人都会看着你。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


“我不害怕任何东西。”戴安娜说。


“我相信你是,”布鲁斯说,“但人类害怕的东西有很多。”


又是不短的沉默。两人都注视着车窗上流淌的雨水。


“超人为人类而死,他们用国旗给他下葬。”戴安娜说,“而你觉得,人类仍然会害怕下一个会飞的人。”


“我很抱歉。”布鲁斯说,“但是人类是刻薄的物种。我们在尸体边展露的良心,往往比在活人边鲜明且持久得多。”


他的语调十分冷淡,戴安娜转过脸看着他。


“在为他哭泣的人里,还有许多为他的死感到释然。”他说,“我不愿意这样说话,但这就是真相。无论如何,请你尽量保持低调吧。”


“到什么时候为止?”


“到下一架飞机掉下来。”布鲁斯说,他停顿了一下,“或者永远不,你明白我的意思。”


戴安娜摇摇头。


“你真是个矛盾的人。”她说,“是你提出要和我合作,可你每天都在暗示我离开。”


“只是确保你明白你的选择权。”


“但是当我警告你‘不’意味着‘不’的时候,你告诉我‘不’意味着‘尚需努力’。”戴安娜说,“你在太平洋的船队情况如何了呢?”


“他砸掉了我的第三艘船。”


“所以怎么说?”戴安娜问,“男人并没有选择权?”


布鲁斯笑了,这笑意使他凝重的面孔忽然明亮起来。


“是啊,只有女士享有不被骚扰的权利——这不是我要说的。”他说,侧过头眨了眨一只眼睛,“拯救世界听上去像一个骗局。我希望你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退出。但是这位海里的朋友,他甚至没听我说完开场白哪。”


戴安娜也微笑了一下。有一瞬间,她看起来有点担忧。但她没有追究这个话题。


“你说你得到了新的线索。”她说,“是那个金属化的小孩儿吗?”


“卢瑟给他起的代号是‘钢骨’。”布鲁斯说,“我也以为他会是最容易找到的那一个。我们知道他父亲的名字,他在国防部研究署的职位,还知道他实验室的编号。但是不,赛拉斯·斯通在年初辞职了。他的儿子维克多已经登记死亡。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与他相关的记录。”


“你觉得有人已经提前找到了他?”


“他们。”他强调说,“但是我不能肯定,也许斯通博士意识到了风险,把自己和儿子藏起来了。考虑到他们面临的情况,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戴安娜只是点点头。


“所以剩下的似乎是最平凡的一位了。”她说,“既不住在海沟里,也没有闪亮的金属骨架。”


“虽然我大概对比了几千家连锁超市的录像来找他。”布鲁斯说,递给她一张照片,“认识一下巴里·艾伦,中城人。在中城大学读研究生学位,周末在转角那家漫画店打工。”


戴安娜把那张生活照竖起来看。那年轻人穿着休闲衫,背着单肩包,额发略长,一副懒洋洋的神气。


“确实是他。”她说。


“你见过?”布鲁斯问,他的声调有些紧绷。


“我当然见过,”戴安娜诧异地说,“你发给我的录像。”


布鲁斯笑了一声。


“好吧,”他说,“让我们去会会真人。”他先下车打伞,然后走过来替戴安娜把车门拉开。


戴安娜抬头看他,他们交换了一个微笑。


 


我有不好的预感,赫拉。她在布鲁斯的伞下,往那家小小的店铺走去时想。在两个人的友谊之中,一个秘密就足以摧毁一切,何况是两个呢。






1-2



 


“六个月前,巴塞洛缪·亨利·艾伦的课余时间还放在中城大学的物理实验室里。他是个出色的助手,反应灵敏,功底扎实,教授们都很喜欢他。”布鲁斯说,“之后他在实验中因为不当操作受伤了,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似乎受到了打击,或者惊吓。他退出了所有实验项目,甚至修改了论文选题。他在公寓里不出门,拒绝接养父的电话,跑到游戏商店打临工,两个月换了四份兼职——简言之,他看上去正试图从巨大的转变中调整自己的生活。”


“你觉得他的能力是‪后天‬的。”


“他的生物父母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异常。”布鲁斯说,“直到她因为谋杀去世,以及他因为与此相关的指控入狱——很遗憾,我知道。”


“这与你选择的接触方式有关吗?”戴安娜问,他们已经在这家窄小店铺的风铃前停了下来,“不带面具,在开放的场合?”


“在交朋友的时候,”他答非所问地说,伸手推开玻璃门,“开诚布公应该是第一位的选择。”


 


1-3


店铺里颇为拥挤,光线阴暗,旧杂志堆在脚边,书柜顶到天花板,尽头才横放着一张带着老式收银台的长桌。桌上摆着乱七八糟的饰品,粘着彩色的画报。艾伦坐在后面,读一份厚厚的绝非是休闲读物的打印资料,两人进门时进客铃响了一下,他远远扫了一眼,并没有说话。戴安娜落在后面,把伞挂在门边。布鲁斯穿过四壁的书柜,在艾伦面前停下来。他高大的阴影落在纸面上,这年轻人抬起头。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他有些沙哑地问。


“我对一个人物感兴趣,”布鲁斯说,“不过我不确定该在哪儿找。”


“你有主角的名字或者刊号吗?”他问。


“我有一段录像。”布鲁斯说,把手机递给他。


“改编电影?”艾伦低声说,点大视频的界面,“那你应该——”


他的声音停住了,戴安娜从侧面看到他正注视着那段模糊的慢速录影。艾伦穿着浅色的连帽衫,他直起身子,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劫匪手里的枪飞了出去,滚落在地上。


“唔。”艾伦慢慢地说。有一瞬间,他的面容绷紧了,然后他不自然地笑了一下。“你弄错了,老兄。”他说,“没有这个人的书。”


“哦,”布鲁斯微笑说,“所以是有这个人喽?”


艾伦的双眼紧张地眨动着。他看看布鲁斯,又看看戴安娜。布鲁斯后退一步,好让自己和出口之间留出足够的空隙。


“我没有恶意。”他说,把双手摊开,“我也不能追上你,是吧?”


“这是个玩笑。”艾伦说,他镇定了下来,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推向布鲁斯的方向。“我不知道你在哪儿看到它的,不过这大概是我的朋友做出来吓唬人的。他们只是在整我。我的意思是——你听说过剪辑吧?我并不会飞,朋友。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能飞的人。超人曾经是一个。你被骗啦。”


“我没说你会飞。”布鲁斯说,“不过世界上确实不止一个能飞的人。”


他抬头确认监控的位置和光源,向戴安娜示意了一下。戴安娜退到阴影里,征询地看他一眼,布鲁斯点点头。


“感觉很奇怪。”她说,微微笑了,然后她飘起来几英寸。


“我欠你晚餐。”布鲁斯说,看着艾伦。


艾伦站了起来,探头看着戴安娜脚下的空气,又看看倾斜的天花板,显然地目瞪口呆。他站了一会儿,又坐下去。


“哦。”他说。“我知道了。”


戴安娜落到地上。


“可是你们还是搞错了。”他说,“你们会飞。行,好吧,但这不代表我会。没有必然联系,对吧?就算有人能飞来飞去,世界上还是会有恶搞视频。说不定比以前还多……”


“我无意要你承认任何东西。”布鲁斯说,把一张名片放在桌上,“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联系我们。”


艾伦读了上面的名字。


“我听说过你。”他说,“我不知道你也是,什么,超人。”


“我不是。”布鲁斯说,“但是我有意愿帮助那些想用特殊的能力做好事的人,让他们不至于孤立无援。我看到录像,我觉得你或许想做些好事。或者另一方面,找些朋友。”


艾伦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听起来相当尖刻。


“所以你是超级英雄赞助商?”他说,“听起来你可以有自己的漫画。不过不管怎样,先生,我拿不起这份奖金。你们可以飞去找下一个网路视频主角了。”


布鲁斯脸上并没有失望的神色。


“请你至少留着我的联系方式。”他说,“以防你需要知情人的帮助,或者以防有人需要你。”


“那是什么意思?”艾伦问。


布鲁斯注视他。


“降临在这个星球上的怪事越来越多了。有些事情一个超人已经无法解决。”他说,“那个时候,我们会付出代价。我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艾伦看了他一会儿,他的眼睛是浅浅的蓝色,看起来并没有被触动。


“哦,”他说,“祝你好运。”


 


1-4


布鲁斯微微一笑。


“希望能听到你的消息。”他礼节性地点点头,转过身去了。收银机的一角有一个陶瓷的人偶。他的衣袖带了它一下。


它仿佛是用慢动作往下坠去。


——砸落到地上,碎成了几十块。


 


碎裂声咔地一响。


巴里·艾伦仍然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他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


 


“噢!”在短暂的凝滞中,布鲁斯回过头,歉意地说,“真抱歉。我会赔偿的。”


 


 


1-5


 


“他非常警惕。”戴安娜说。


布鲁斯没说话。他一手举着伞,眉头深锁着。


“你怎么想?”她问。


“我不确定。”他说,“也许他害怕自己的力量。”


“他不害怕枪支。”她说。


“那时有人有生命危险,也许激发了他的潜能。”布鲁斯说,“刚才我打翻那个瓷器时,他甚至没有尝试伸出手。生物的本能可不是这样的。他一直在抑制自己的能力吗?他不能掌控它?”


“这么说。”戴安娜说,“你觉得他不够成熟吗?”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更应该保持联络。”布鲁斯说,“不然他会搞砸事情。”


“他看起来并不愿意保持联系。”


“如果他真的处于困扰之中,他会想要帮助的。”


戴安娜笑了一下。


“可怜的家伙。”她说,“你想要保护人类,你又想保护超人——你有想过这其中可能会有不同吗?”


布鲁斯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和我预期的不同。”他说,仍然皱着眉。他们走到了车边,他换一只手撑伞,方便拉开车门,“你不觉得吗?他的态度有些奇……”


他伸手去开车门。


他的手顿住了。


车窗上有个人影,正站在他们后面。


 


雨水在深色车窗上映出明亮的反光。一秒钟前,那影子绝对不在那里。


布鲁斯转过脸去,手指仍然放在车门上,戴安娜后退了一步,微妙地拦在他侧面。


“怎么,年轻人?”他友好地问,“你改变主意了?”


“我想来想去。事实上,我已经想了好长时间了。”艾伦飞快地说,他的衣服是干的,急雨正迅速地打湿连帽衫的兜帽。他的手指在外套口袋里搓动着,年轻的脸上带着不安又焦躁的神情,“我不能逃避问题,我不能假装这一切不存在了。我必须和你们说清楚,明白吗?听我说:这些事情都该停止了。”


布鲁斯和戴安娜对视了一眼。


“抱歉?”他说。


“我说:停止骚扰我的生活。”这年轻人一字字地说,雨水打湿了他的金发,他看上去苍白又愤怒,浅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强硬的火花。他的双手从衣袋里伸出来了,微弱的电光在他手指间闪动。如果说巴里·艾伦身上有什么东西的话,畏惧自己的力量绝不是其中之一。


“不然你们就有麻烦了。”






 


1-6


 


“我觉得,”布鲁斯说,“你可能有些误会。”


“你们也该换换手段。”艾伦说,他手指间冒出火花,“因为你猜怎么着?这已经是这周第三个在我面前打碎的瓷器了。而且我觉得我玩不下去了。我不仅速度快,老兄,我还眼神好。我知道你们是在蹲守我。我不明白,你们想要怎么样?我——”


“冷静。”布鲁斯说,他没拿着伞的手掌动了一下,艾伦警惕地退了一步,他举起手来放在身前,“别激动,我可以解释。”


“我不怕你们。”艾伦说。


“我看出来了。”布鲁斯说,“但是这里不是很安全的场合,也许我们该去别的地方谈。”


他的语气很平缓,但艾伦被激怒了。


“我不会再换另一个地方了!”他厉声说,“两个月来我换了四份工作!你们无处不在!你就在这里把话讲清楚——”


他伸出手来,一瞬间布鲁斯只看到一片模糊的残影,只听一声皮肉碰撞的脆响,雨水溅落四处,戴安娜探身出来,抓住了艾伦的手腕。


“嗨,”她说,眉毛蹙了起来,雨水也正在打湿她的套装,“男孩,好好说话。”


艾伦笑了。


“你觉得能抓住我?”他问。


“等等——”布鲁斯说。艾伦突然消失了,戴安娜一个踉跄,猛地向前倒去。布鲁斯条件反射地扶了她一把,被冲力撞出好几步。两人同时抬头,前方雨幕里空无一人。


“在这儿呢!”有人在他们身后说。布鲁斯只觉得耳边一凉,戴安娜飞出十几米开外,她几乎是瞬间又折返回来,黑发散落下来,神色颇为恼火——艾伦斜拖着布鲁斯,他的手指放在布鲁斯脖子上。


“听着,阔佬先生。”这年轻人咬牙说,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发抖,声音比暴雨还要急促,布鲁斯身体后仰,用眼神示意戴安娜原地不动,“你想知道我是不是会飞?我告诉你,我比飞得还快。如果我想干点什么,你们永远也别想抓到我。为了你百亿美元的身家考虑,离我和我的朋友远一点。”


“巴里,”布鲁斯说,“这里面大概有些误会。”


“你听清了吗?”艾伦问。


“我听清了。”布鲁斯说。


艾伦把他狠狠向前推出去,他的力气非同一般,布鲁斯险些跌倒,戴安娜几步上去接住他。


 


“我‪明天‬会回学校。”艾伦看着他们说,路面上雨水横流,三人间横隔着那把倒在地上的黑伞,“我会住回我的公寓,回我的实验室工作,去我常去的超市。如果在其中任何一个地方,我发现有人在监视我。”


 


他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在雨水和雷鸣中微微打颤。


 


“我会来找你的,韦恩先生。”






1-7



“你会着凉吗?”


“不。”


“很好。”布鲁斯说,“但你还是把毯子披着。”


“为什么?”


“我的管家会发表评论的。”


“你呢?”戴安娜问,“你没事吧?”


“他都没抓到对的位置。”布鲁斯回答说,打了一下方向盘,阿斯顿·马丁呼啸着拐过路口,“而且我已经习惯超能力者给我一个下马威了。”


“你没在说我,对吧?”


布鲁斯笑了一下。


“艾伦说有人在监视他,看来我们不是唯一在寻找他们的人。”他说,“我们的信息来自卢瑟,他的资源来自谁?或者他还给了什么人?”


他寻思了一会儿,问道:“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说卢瑟有你的照片。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有一位朋友,他的最后一位亲人去世了。”戴安娜说。


“我很遗憾。”


“谢谢。”戴安娜说,“在遗产拍卖会上,我发现他的一些遗物被人买走了,里面包含了那张照片。既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不希望别人拥有它,所以我让委托人把它们买回来。经理人说他们似乎保留了电子存档。我甚至不太确定这件事情。但我就是为此去大都会的。”


“你注意到有人在观察你吗?”布鲁斯问,“因为事实上,卢瑟有不少关于你的影像资料。”


“我没有在意。”戴安娜说。布鲁斯挑了挑眉毛。


“因为你不害怕。”他说。


“我留在人类中间,我喜欢这里。”戴安娜说,“我不想被打扰。但是是的,我不害怕。”


“你说的像是你有一个随时可以回去的地方。”布鲁斯说,“你到底从哪儿来?”


戴安娜眨了眨眼睛。


“抱歉。”他说,瞥了她一眼,“我猜这是个和年龄一样敏感的问题。”


“我不会回去的。”戴安娜平静地说,然后她微笑,“你也不会想知道关于年龄的答案的。”



1-8



“日安,普林斯小姐。”阿尔弗雷德在车库门口说,“下午好,老爷。真高兴看到你又把自己弄得一团糟。”


“我只是打湿了衣服。”布鲁斯说,把外套丢到管家手里。


“我推测你还打湿了车座。”管家说,“可难清理了。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的空闲是很多的。”


“请给戴安娜提供她需要的东西。”布鲁斯打断他说,他大步走上楼去了。


“我想您需要浴室。”管家对戴安娜说,“我们有备用的服饰,保证是全新的,而且我的品位还算不错。”


“我相信您。”她说,看看布鲁斯的背影,“他那是逃跑了吗?”


“挺可爱的,对吧?”管家期待地说。


戴安娜微笑着看着他。


“好吧,”他耸了耸肩,伸出手来,“请往这边走。”








1-9




一个巨大的,阴暗的房间。光源来自填满四壁的无数个电子屏幕。它们有些是黑色的,有些闪着白色的雪花。


嘶嘶的电子噪音低弱地响着。


“你看到什么东西?”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没有,”一个年轻的,男孩的声音回答,“我没看到东西。”


“再试试。”那个女人说。


“我看到......人们。”过一会儿,那男孩回答。


黑暗的屏幕墙上,几个电子屏亮了起来。人物在荧幕里无声地行走,动作着。似乎在呼应他的说辞。


“不错。”他的伙伴说,“再加把劲儿。”


“更多的人。”男孩说。更多的荧幕亮了。冷淡的光芒照亮了室内,照出一个身影模糊的轮廓。


“你能看清他们的脸吗?”那女人问。


“能。”男孩说,屏幕接连地点亮了,里面的图像一会儿放大成像素,一会儿又缩小成一个个黑点,“有些不能。我看不清。”


“相信你的眼睛,孩子。”女人说,“相信你的头脑。你能从中得到一切。”


图像一帧帧变化,变形。


“我累了。”过了几分钟。男孩轻轻地说,他听起来有点不安,荧幕依次眨动起来,如同张合的眼睑,“我的眼睛痛。”


“好吧,”那女人说,“也许我们‪明天‬练习听力,亲爱的。”


荧幕全部关上了,室内一片黑暗,然后明亮的灯光充斥了房间。照亮了坐在正中的金属座椅的椅背,和它里面的一个男孩。


“你发现今天的题目了吗?”女人问。


“D0312,第57秒。”他说,“那个女人,她在飞,那是假的,对吧?”


“恭喜你。”那个女人说,她的声音是从天花板传来的。她并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你看清了她的脸吗?你有没有在其它图像里见过她?”


“我见过。”他说,“在.....不是今天,在上周的测验里。”


他停顿了一会儿,两个荧幕突然又亮了。


“周一,A0070,38秒。”他说,“周三,E5141,47到59秒。”


“你真棒,”那个女人说,“你每天都在进步。真高兴我们发现了你的潜能。你今天可以休息了。”


“谢谢。”男孩说,“我可以见我爸爸吗?他说周末来见我的。”


他从椅子里转过来了,露出一张年少的,一半被面甲覆盖的面孔。


“当然,”那个没有形体的女声说,“我会为你安排的,维克多。”






tbc




以后没耐心看我天天磨洋工的GN等一章汇总吧。大概全文十五章。


也不用点红蓝什么的,无cp已经这么冷了,有兴趣的陪我聊聊剧情吧。

评论
热度(197)
  1. 韩淖拐角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ROM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这消息只有一个字。”他自顾自地大声地说,他的眼睛闪着愉快的、天真的蓝色光彩。 “不。”

© 卡弗卡夫卡 | Powered by LOFTER